中国慰安妇韦绍兰辞世 她将“鬼子兵”后人养大[图集]

2019-05-05 23:40

编辑:韩宁

北京时间2019年5月5日,中国“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发布消息,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韦绍兰老人辞世,享年99岁。(图源:VCG)

荔浦县马岭镇德安村口,连片的泥瓦民居之间,耸立着一座布有弹孔的黄色炮楼。与之一体的,是一排土瓦房,木门朽断,院墙残缺。这座荒废已久的建筑,即是日军当年的马岭慰安所。(图源:VCG)

1944年的冬天,24岁的韦绍兰带着不满一岁的女儿逃亡,在逃亡的过程中遇到日本人并被抓获,带去日本的慰安所充当慰安妇。(图源:VCG)

韦绍兰在这个炮楼里,度过了暗无天日的三个月。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韦绍兰老人称,日本人每天都会对其进行侵犯,和自己一样被抓去的还有很多人,她们不仅是被迫服务于当地驻扎的日本人,还会被带去其他的地方供日本人解决需要。并且称自己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由刚开始的反抗到之后的假意顺从,才给自己找到逃出去的路。(图源:VCG)

被关三个月后,韦绍兰通过上厕所之机抱着一岁的女儿逃出日军据点。图为韦绍兰逃跑的位置。(图源:VCG)

因不辨方向,回家这不足20公里的路途,她抱着女儿一路打听,走了整整两天。重见亲人,韦绍兰与丈夫罗讵贤抱头痛哭。但这份喜悦没有持续太久,回家没过多久,女儿就因腹泻不治身亡。(图源:VCG)

更大的麻烦接踵而至,韦绍兰发现自己怀孕了,据时间推算,这并非丈夫的血脉。腹中的生命,要还是不要?据韦绍兰的女婿武文斌介绍,罗讵贤当时本不想要这个孩子,但其作为草药医生的母亲担心,如果一旦打掉孩子,遭受日军摧残的韦绍兰或许再无生育能力,更何况这是一条生命。(图源:VCG)

罗讵贤作为丈夫的耻辱,暂被母亲的威严击退。罗善学这才得以在1945年降生。图为罗善学(左)与母亲韦绍兰。(图源:VCG)

婆婆的话果然应验,之后十年,韦绍兰都未能生育。直到婆婆采药医好了她。之后她又陆续诞下一双儿女。最小的儿子,在1957年出生。图为韦绍兰老人(左三)、韦绍兰老人的儿子罗善学(左二)、韦绍兰老人的女婿武文斌(左四)。(图源:VCG)

而罗善学从记事起,便对自己的身世有疑心:父亲和弟弟妹妹吃大米,他吃杂粮。小伙伴与他起了争执,会追着叫他“日本仔”。就连弟弟也会在吵架时这样喊他。(图源:VCG)

为什么自己被叫“日本仔”?罗善学问母亲,韦绍兰并不回答,只是哭泣。终于,他在一次父母的争吵中听到,自己不是父亲“田里的苗”。恰巧学校组织看电影。通过荧幕,罗善学第一次看到了侵华日军的形象及其暴行。对身世和命运的无力感,让他仰天流泪。(图源:VCG)

窘困的家庭和特殊的血统,让罗善学只念了三年书。捱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媒人给他说了六个对象,全都以失败告终。即便姑娘愿嫁给他,可娘家人一听他是“鬼子”后人,无不反对。罗善学也心灰意冷,至今未婚:“老了,过时了。”提到养父,罗善学表示:“我很感激养父,尽管他只让我上了三年学,让我吃杂粮,但那也没办法,那个时代苦。”对于亲生父亲,罗善学则情绪激动的予以痛骂:“他没养我,我把他当畜牲,我这一辈子都是因为畜牲造成的!”(图源:VCG)

韦绍兰去世前,守在韦绍兰身边的只有罗善学。女儿已经嫁人,小儿子则因认为母亲赴日获得巨额赔偿而不肯将钱分给后人而产生矛盾。而古稀之年的罗善学也不得不计划晚年。他开始为武文斌的儿子义务放牛,以期对方在自己年老后能有所关照。他也曾依靠放牛糊口。但随着购置牛犊的本钱飙升,这条唯一的生计也被斩断。家里的土地早年曾租给别人,每年收取百斤稻谷作为田租。现今村民都进了城,无人租种的田里满是荒草,只好被他用来放牛。(图源:VCG)

韦绍兰在世时,母子二人居住的老屋。这间老屋至今已有40多年的历史。在老屋背后,是其他村民修建的二层新楼。(图源:VCG)

韦绍兰与儿子罗善学曾于2010年12月出席在日本国会举行的亚洲慰安妇受害者听证会,并向日本政府递交了“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赔偿的请愿书”,但一直没有得到日本方面的道歉及回应。韦绍兰老人生前曾多次表示,她有生之年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向日本讨回公道。(图源:VCG)

韦绍兰老人生前的厨房。(图源:VCG)

据悉,韦绍兰老人生前喜欢吃肉,每顿吃两小碗米饭,有时还亲自用电饭锅做饭。(图源:VCG)

2016年,96岁高龄的韦绍兰老人在打地下水。导演郭柯曾拍摄电影《三十二》,《三十二》讲述的便是韦绍兰和她中日混血儿子罗善学的故事。韦绍兰在影片中说:“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8
18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